主页 > 人科创意 >「多喝水」创意推手龚大中:创意人就像一个容器,装盛着创意之神 >

人科创意

06-11

「多喝水」创意推手龚大中:创意人就像一个容器,装盛着创意之神


241点赞

806浏览

「多喝水」创意推手龚大中:创意人就像一个容器,装盛着创意之神

四月份,瓶装水市场旺季的开始,厂商称为「水头」,多喝水一年一度的新广告上片了,我私心地喜欢其中的暧昧篇,男生和女生呆坐在河堤,一句话也不说……那是我自己十五岁的故事。

年纪渐长后,多了一个习惯,就是回顾过去。二○一一年此时,多喝水做了什幺事?一个叫「十五影展」的 campaign,那是多喝水的十五週年。我最怕的週年庆广告,我们化险为夷,把品牌的十五週年,转化成一个人的十五岁,这让我们和消费者产生一种连结,也让厂商冰冷的信息有了人性的温度。

因为不管过去现在未来,每个人都会经历自己的十五岁,纯粹的心灵,绝对的态度,那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年份,起码对我个人来说是这样的。记得之前《2535》杂誌专访我,要我写下给读者的一句话,我有点卖弄文字地写下肺腑之言:「不管你是25,还是35,永远要活得像15。」没想到回收再利用,稍事修改竟成了多喝水的十五岁宣言:「不管我们几岁,永远要活得像15岁。」

为了收藏关于十五岁的种种美好,我们邀请四位导演,从十五种态度出发,拍摄十五支影片,诉说十五个关于十五岁的故事。除了金马导演沈可尚和张荣吉,资深创意转战广告导演的黄豊乔之外,我很幸运地成为里头的四分之一。我们像大学联考填志愿那样挑选想拍的故事,我挑了三个,其中有篇叫〈跳舞吧,牧牧〉,一个关于勇敢的故事──牧牧是一名拥有原住民血统的舞蹈班资优生,在一场攸关升学的重要会考,她走上台,却褪下芭蕾舞鞋,赤着脚,勇敢骄傲地踏下来自祖先的,从小爷爷教她的,震撼人心的舞步。

历经两个多月燃烧生命式的前製、拍摄和剪接,十五影展登场,不只透过网路放送,更在华山艺文中心举办实体放映,首映那天,张荣吉导演悄悄告诉我:「你选的那支跳舞的,我们都不敢挑……」我问为什幺,他说因为预算、时间、执行难度和不可控制性。的确,当初我只凭直觉喜欢就选了,真的开始才发现,里头有太多太多问题和困难必须克服。

首先是音乐和舞蹈,我听了三十多张原住民的音乐 CD,看了上百支原住民舞蹈的 YouTube 影片才明白,这世上似乎没有一首适合芭蕾独舞的原住民音乐,而要把原住民舞蹈融入现代芭蕾,简直就是异想天开,更别说音乐和舞蹈还得源自同一族,否则会变成四不像。

接着是演员,要在短时间内,找一个原住民,或长得像原住民的年轻芭蕾舞者,要跳得好,要有camera face,还要符合角色在性格和气质上的设定,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。然后是预算,阳光洒进舞蹈教室的设定,光影角度必须全片一致,从早到晚的拍摄时间,自然光会移动,会不见,只能靠打光,六颗 18K 大灯,很贵,问题是我们没多的钱。

最后是天气,牧牧在森林跳舞的戏,希望拍到光线穿透树影射下的空气感,但气象预报说,表定的不能改动的拍摄日,会下雨……到这里,我几乎已经放弃了,好像没有一题是我可以解决的。

没想到,怪事接二连三地发生。有天下午製片子崡打来说,那唯一一首我觉得适合的歌,郭英南长子蒋进兴的阿美族複音吟唱〈我们来跳舞〉,飞鱼云豹音乐工团居然爽快答应授权。晚上,编舞老师咏兴寄来他编的舞,把阿美族舞蹈元素结合现代芭蕾……我不抱希望地打开档案看,竟是完美的一气呵成。

几天后,在 casting 几十个芭蕾舞者都不行的绝望之际,咏兴老师介绍舞蹈教室的总机丹烨,原来她的真实身份是名舞者,第一眼看她,我就认定是她了。访谈过程中,她说她喜欢太阳,热爱太阳,她觉得自己就是太阳,而故事里爷爷送牧牧的项鍊,守护阿美族的马拉道,正是太阳神,这巧合让我头皮发麻,她试跳老师编的舞,棒极了。

然后,製作公司突然送来我之前义务帮忙拍片的导演费支票,我坚持不收,却想到不如捐出来租灯光,金额刚刚好。最后是拍森林跳舞那天,早上还是阴天,下午在竹子湖开机时,阳光竟神奇地照下来,〈我们来跳舞〉的音乐响起,光线穿透道具用蜡块烧出的轻烟,丹烨在美术铺满一地的落叶上舞着,一遍两遍三遍,她感动地哭了,我也偷偷流下眼泪。

所有我以为无解的问题,竟然都解决了。两天的拍摄,製片组、摄影组和美术组很棒,演员们很棒,场景很棒,工作气氛很棒,进度掌控很棒……我们在太阳落下前一秒,抢到最后一颗镜头,顺利收工下山。九人小巴在平等里蜿蜒的山路间行进,望着窗外金黄和粉红交织的天空,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太幸运的人,这一切的条件,造就了最后完美的结果,缺一不可,但想想看,这所有难得的幸运要集合在一起发生,机率有多低?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