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网络办公 >从那天之后,我不再只是一个发放抗生素跟退烧药的宣教士 >

网络办公

06-17

从那天之后,我不再只是一个发放抗生素跟退烧药的宣教士


930点赞

337浏览

从那天之后,我不再只是一个发放抗生素跟退烧药的宣教士

从前我们常常看到一个个短宣队,带着庞大的物资、弟兄姊妹所捐的衣物、金钱的奉献,在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内,捐赠给一些落后地方的居民,然后问他们要不要接受耶稣的爱。之后带着美好的见证与照片回国,向教会报告说这个村庄有几百个人归向耶稣,成为基督徒。这样的传福音方式,我在圣经里怎幺样也找不到。

我的意思不是把物资带给有需要的人是不对的,也不是说教会不要再差派短宣队出去。这本来就是基督徒应该做的事,也应该持续努力地做下去;但若想完成耶稣给我们的大使命,让全地的万族万民都了解神的爱,建立属于当地的教会,我们要知道,这个过程绝对远远超出那一、两个星期短宣队所能做的事情。

搬到岛上之后,居民们开始每天过来跟我们交换东西,有些甚至直接伸手跟我们要。

刚开始的前几年,每天都会有人问我:「维恩,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电池、手电筒、打火机,或是鱼钩?」一开始只要我们有的,都很乐意给他们。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,这样对他们一点帮助都没有。岛民知道我们的资源比他们多很多,认为我们「给东西」是天经地义的责任。他们拿着我们给的东西,回去卖给别的族人。岛上有将近两千个居民,我们没办法帮助到每一个人,那些没有拿到电池、手电筒的人就开始生气,这些事情成为我们融入当地生活的阻碍。

我们是外来的宣教士,不管他们多幺喜欢我们,在他们眼中,我们一开始都是一只只的肥羊。当我们无条件地给予物资,也只是继续牢固他们对我们的看法。

等到被烦得受不了时,有一天我直接跟一个岛民说:「这些电池给你,但是我们家好久没有吃到水果了,你可不可以把你菜园的几串香蕉带给我们?」

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岛民的眼神,他看着我,眼神好像在说,从来没有期待过我会这样子问他,之后他满脸笑容地回答:「嘿,我不知道你们白人会想要吃我们的香蕉耶。没问题,我下午就拿过来给你!」

当天下午他欢欢喜喜地拿香蕉过来,还特别跟我说:「我什幺东西都不要,这些香蕉就是送给你的!」然后快乐地离开了。

那一天,我深深明白了一件事,当我们一直无条件地帮助岛民,那是一种施捨。 但是当我们把需要告诉他们,请他们帮助我们, 那是一种对他们生命的尊敬与肯定──当你是一个被需要的人,那你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。

自从我开始请他们帮忙生活上的许多事情,我们跟岛民的关係完全改变了。是的,在生活水準上,我们永远是他们一辈子所遇过最有钱的人。不过当我们把需要告诉他们,「你今天钓鱼的时候钓到一只大的,切一块给我好吗?」、「明天你去菜园,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?」我们与岛民的关係便开始有很大的改变。

他们生病,我们给予医疗上的帮助,换我们生病了,他们也看在眼里。有一次我因为肾结石发痛──那种痛是一辈子从来没有感觉过的──我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家里面嚎啕大哭,岛民在外面也听到了。我希望我一辈子不会再经历那样的痛。可是从那天之后,我不再只是一个发放抗生素跟退烧药的宣教士。在他们眼中,我跟他们一样,都是一个会痛,会生病的人。

当我们停止施捨,不在他们面前隐藏软弱,让他们了解我们也是有需要帮忙的那刻起,人与人之间的地位就平等了,文明社会与原始部落的距离就拉近了。

相关文章